ALTER.JPG

我肯定在哪里见过你的吧。

那明黄色的头发,那可爱的黑色衣裙。

还有头上那个红色的蝴蝶结。

都与我心中那不知道由何而来模模糊糊的身影极为相似。

为什么心会这么痛啊,就像最重要的人都不在,只留下我一个人一般。

但当我说出心中的疑问时,

「是——这样嘛?」

是的吧,就是这样啊。

————————

我——肯定在哪见过你的啊。

那五官,那巫女服。

你那懒懒散散毫不在乎的神情,

还有那灵符,

都与我内心深处一个我最思念的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啊。

为什么心里这么温暖啊,就像是看见自己最重要的人站在面前一般。

看到你那困惑的神情,

我大笑起来,

「吃——了你——灵梦。」

「……退治。」

阳光照耀着万物,照在了一旁看着的,最纯粹妖怪的脸上。

「……这样就很好了。」

在黑暗的隙间一角,静静躺着一张画像,上面画着的人与灵梦极为相似,不过成熟了很多。

这幅画栩栩如生,她爽朗笑容都恍惚让人觉得她还活着。

「友人,安心吧。」

就是这样啊。

妖怪闭上眼,第一次有了安心的感觉。

FIN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