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JPG

【长兄松】本应消失之人(番外)(上)

我松野小松,在我第十六个夏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一天,死去了。

那家伙在空松面前举起刀子的时候,我一下子吓呆了。

我拼命往他方向奔去,而那明晃晃的刀子已经往下插了。

我挡在他的面前,同时我感觉胸口一阵剧痛。 我低下头,看见自己胸口在潺潺的流着血。

世界的一切在我眼中也随之慢慢变黑,我感觉自己在慢慢变冷。

啊啊,我要死了。

我的心里无比清晰的浮起这句话。

早知道就不找他麻烦了,现在可好了。

……抱歉了爸爸妈妈, 抱歉了我那愚蠢而又重要的弟弟们,你们最应该依靠的长兄就这么死掉了。

「小松哥哥!!」

空松的声音……啊啊……在最后的最后也没能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他。

即使只有一瞬间也好,我想对他再说一句话啊,最重要的话啊

我想听到他的一句“喜欢”啊,即使是骗人的也好。

空松……空松……空……松

我喜欢你。

……我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

我突然感觉自己浑身轻飘飘的。

睁开眼,一下子映入我眼帘的便是我的牌位。 我的灵堂,我的遗照。

空松与母亲正跪在我的灵堂前,空松紧紧抱住哭泣的母亲。

诶? 我看了看自己,才发现我现在通体透明,就像一团雾气。

这……我莫非……?

我为了验证我的想法,轻轻飘到了空松面前, [空松?空松?我是哥哥哦?]

没有一点反应,他的眼依旧在紧紧闭着。

果然,我已经是鬼了。

意识到这一点我不禁为自己苦笑。 我转过头,看着自己笑着的遗照。

[人死后不是会转世的么?我现在在这里算什么呢?]

我迷茫的摸着自己的遗照,而那一瞬间,我看到照片里面有着一点点,难以察觉的红色。

嗯?

我眨了眨眼睛,确定没有看错。

而我眼盯着那赤红,突然有了归属感,安全感。

这里面,是我的灵魂。

一下子,我明白了很多事。

我死前的最大的执念,愿望便是能听到空松对我的一句“喜欢”。

而这份执念引诱着我无意识地取出了自己灵魂,以自己照片作为容器。

留在了人世,成为了怨灵。

取出的灵魂不再能装回去,世间许多事,都是如此。一旦失去过的,就再不可能完美无缺的回来了。

只要我一实现自己的心愿,我就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

啊啊,这也是为了完成心愿的代价吧。

我飘在空中,茫然无措的想到。

空松跪在我的灵台前,我也一直盯着他,好像过了很久,但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时间的概念了

「从今往后,我就是大哥了。」

他抱着母亲,突然轻轻地吐出这样一句话。

对不起,空松。

对不起让你负担了这么多的责任,对不起你唯一可以任性,撒娇的大哥就这么不负责任的死掉。

我呢喃着他无法听到的话,抱住了他的脖子。

我的灵魂寄宿在了照片,这意味着我不可能离开老房子半步。而鬼魂,什么东西也不能碰到。

我便一直默默的注视着空松。

看着他照顾我们还尚小的弟弟。

看着他负担起长男的一切责任帮助爸妈。

看着他给我上香时认真愧疚的表情。

能一直注视着你,我就很幸福了,空松。

但这句话,我不可能再告诉你了吧。

家里没人的时候,我默默的靠在灵台边,看着微微变化的世间万物,听着鸟的鸣叫,抬头看着与我无缘的蓝天。

看着空松慢慢变化的书包,作业,头发,体型,我看着他慢慢长大。

而我却永远停在了16岁。

16年的人生,太过短暂了。我跪在我的照片面前,默默咀嚼着16年我与他的点点滴滴。

七年对我来说转瞬即逝。

空松已经23岁了,有了正经的工作,他即将离开家,父母,离开我。

什么都在变化,但我对他的感情却永远不会变的吧。

我在空松背后看着他匆忙地收拾行李,我作为他的哥哥很高兴,却作为恋慕着他的鬼又很难过。

我惊讶而又狂喜的看着空松一把拿走了我的相片。

相片的移动迫使着我随着空松一起移动,我和他一起搬进了那五十平米的小小屋子。

而就在此时,我感觉我快撑不住了。

我的执念驱使着我的灵魂还能存在 但再怎么强大也已经过了七年了。

我盯着空松睡着的脸庞很久很久,最终决定将我一半的魂魄附身在他身上。

对不起,空松。

在我实现我的愿望之前,我还不想这么快离开你。

第二天我意料之中听见了空松惊讶的叫声。

而同时我也惊异的发现,我似乎能够作为一阵阴风触碰到他了。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