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JPG

【一卡拉】被扔掉的不可燃垃圾与温柔的大笨蛋先生

「……我的名字叫松野一松,是不可燃垃圾,请把我当作已经被扔掉的垃圾,没事请不要找我说话。」

开学才第一天,和我同班的弟弟,松野一松,在自我介绍时就做出了爆炸式宣言。

……正如小松哥哥所料啊。

作为他的二哥,我真是一点都搞不懂自己弟弟的想法。

……不如说内心深处还有点害怕。

他此时正松松垮垮地套着皱巴巴的黑色校服,戴着一个口罩,黑眼圈,死鱼眼,俯视着全班做出了与其说自我介绍不如说是威胁的言语。

「……怎么回事这个家伙?」

「好可怕……」

「松野家……呜哇。」

同学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到我耳里,我敢打赌一松肯定听到了。

「喂、喂、一松!」我歪了歪头,轻轻的拉扯着他的袖子,「差不多行了……」

他狠狠瞪了我一眼,我立马吓得全身冒汗,一下子闭上嘴。

可怕。自己的弟弟,就是恶魔啊。

……

一切的一切是从放在他课桌上的诅咒人偶开始的。

「一……一松……?」我紧张的看着一松,他此刻刚进教室,他桌上的诅咒人偶是那么扎眼。

果然……有的啊……

欺凌……

一松此刻脸完全黑了下来,他把诅咒人偶肚子上的针给拔下来,把松散的线头撕扯开,之后转过头,把针狠狠地,一下子的,

插进了我的课桌里。

世界都安静了。

不得不说一松这一招非常有用,因为在这之后我再也没看到有对一松的任何欺凌。

而他也每天顶着双黑眼圈,戴着厚厚的口罩,上课时睡觉下课时睡觉,没有人管他的也没有人亲近他。

真如他一开始所言,他被“扔掉了”,成为了单独的个体。

而我身为他的哥哥,却一点都不能帮到他。我只能看着他睡着的脸庞 一个人出神,

他的内心,到底想着什么呢?

「呐呐——空松你啊,是那个怪人一松的哥哥对吧?」

「嗯 没错……我是一松的哥哥。」

「你很想帮助他对吧?可我劝你不要再靠近他了哦。」

「诶?」

「他可是喜欢被扔掉哦?即使是哥哥,如果这么靠近他的话,这么要和他搭话的话,别说他会领情了,你啊,」

「一定会被讨厌的哦?」

我愣住了。

我……会被一松他讨厌。

他……不喜欢别人接近他吧?是我太过关心他,让他困扰了么……?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

我的心一阵痛苦,如果一松因为我才困扰的话……

我可以不再关心一松了,但我只希望他不要讨厌我。

那我,也只能把他“扔掉”了么。

第二天,我第一次没有给一松带早饭,就算是在以前,我也从来没见过一松他吃过我给他买的东西;我第一次上课时没有注视着他,关注他的一举一动;我第一次没有和他一起吃午饭。

没想到我以前为了一松做了这么多事……我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而他一天几乎和以前毫无区别,还是会逗猫,睡觉,吃小鱼干。

……果然还是会失落啊,自己在与不在自己弟弟都毫无区别,也许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过于麻烦的傻瓜哥哥而已了。

也许,把他“扔掉”是好事呢。

下午,为了话剧社团活动,我排练到很晚才回家。

我要回家前打开教室门,取回书包。

教室已经空荡荡的了,只有一松,还趴在桌子上,一阵风从打开的窗户吹来,他的乱发轻轻摇动起来。

我一阵紧张,小心翼翼的拿起自己的书包,准备悄悄离开。

但当我经过一松时,我的手臂一下子被拉住了。

「诶……痛……!」我因为被一下子拉住,整个人突然摔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后脑勺一下子撞到了地板。

我睁开眼,自己的弟弟正把我禁锢在他上,把我整个人按在地板上,他的脸与我的脸近在咫尺。

「一松……一松,怎么了……唔。」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将我与他更为接近,然后,他吻上了我。

我的脑袋晕乎乎的,吻的详细过程我也记不清,只记得这是个非常不温柔的吻,还有着恼火的味道。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了已经被吻得晕乎乎的我,一丝银丝暧昧而又色气。

「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把我扔掉,只有你不行,懂了么,臭松?!」

他又一次贴近我,用着我从未听过的语气对我吼着。

有怒火,有哀伤,更多的却是无奈与怜惜。

但我当时却没有想这么多,我的脑还停留在刚刚的吻里,整个人处于半昏厥状,

「……是!非……非常明白……!!唔……」

我感觉我又被吻住了。

一松没有讨厌我,真是太好了。

我的心里只有这样一句话回荡着。

【end】

评论(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