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JPG

【长兄松】给松野小松的一封信

空松因病去世后,火化之后,我独自一人去了空松曾经住院的医院,收拾他的东西。

 

我无言地拿起他的皮夹克,却意外发现一张皱巴巴的纸从衣服里掉落,我惊讶地拿起这张纸,却发现是一封空松他写给我的信。

 

我坐在凳子上,打开了这张纸,里面的字体飘忽而无力,我对着夕阳看了好久才勉强辨认出来。

 

 

 

 

 

TO 大哥

 

大哥,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大抵已经死了。虽然在这之前无论医生先生,椴松,轻松,十四松,啊,说起来你可能还不信,一松他居然也说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臭松你不会这么早就死的了,给我活久一点。”

 

这居然是一松的原话哦?!很不可思议对吧。

 

但我的身体我很有数,我的头越来越疼了,一天睡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几乎每时每刻我都觉得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消逝。

 

豆豆子,豆丁太,旗坊…….大家都来看我了,第一次被这么对待过,心里的幸福快要满的溢出来了。

 

不过为什么大哥你没有来呢?

 

啊大哥你估计很忙吧……

 

(最后一句话字体越来越乱,几乎是要飞起来的样子,字的颜色也淡到几乎看不出的地步)

 

刚才还没写几个字我的手就几乎要累的断了….抱歉。

 

不过也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了,我绝对活不过一周了,所以最后的最后我一定要把这些话告诉你,小松哥哥。

 

在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里,我躺在病床上,盯着屋外的天空,一个我从未思考过的问题突然蹦入我的大脑。

 

我们六兄弟,是什么时候性格开始变化来着?

 

我对这个问题吓了一跳,因为在我的脑内,我们的性格几乎好像本应该如此。

 

不过,我想起来了,不知道是初中一年级还是两年级的时候,大家,我的弟弟们都开始想要有“自我”的存在,不想与哥哥们一模一样,想活出自己的日子。

 

(下文突然用红笔写了)

 

啊啊,写信的时候被护士小姐发现了…..她警告我不好好休息的话会更严重…..不过我再怎么休息也没用了啊…..

 

(字体突然用起了力气,看的清楚了一些)

 

当时我好迷茫啊,看着镜子,不知道怎样才算自己的性格,于是我用力思考着,我也想和大家不同,扮演出“次男”的形象。

 

我对着镜子,用尽全力对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

 

从那时,我就带起了“痛”的面具,只希望我在别人眼中能不一样,希望能成为他人眼中“特别”的存在。

 

别人都对这样的我敬而远之,

 

但那时,只有大哥你不一样,你好像看不见大家都在努力的样子,每天依旧是嘻嘻哈哈的人渣长男。和我一起随意说着话,陪伴了我的学生时代。

 

对大家都是一视同仁,也许我和大家一样,在你眼中,你无声的陪伴,安慰,只是对普普通通的“弟弟”中的一个。

 

但你对我却是不一样的啊。

 

我只是你五个弟弟之中普普通通的一个,可你却是我唯一的大哥啊。

 

(这一段好像非常用力,字的痕迹从反面也清晰可见。)

 

所以我困扰起来,

 

呐,大哥,

 

如果我,如果我,当年没有选择“痛”这个选项,我在你眼中,会不会,就一点也好,是特别的存在呢?

 

也许不会吧。

 

不过答案我也再也不能听见了,我的耳朵也开始慢慢听不见声音了啊…….

 

如果我能听见你的答案该多好啊。

 

不是作为“次男”而是作为“松野空松”的我,在你的眼中,有没有些许不同呢?

 

无论你的答案如何,但你永远在我眼中,都是最最最特别的存在哦。

 

我死后大哥要好好照顾弟弟们,轻松那家伙叫他负责起责任,不然我去地狱也不会安心的哦。

 

突然就要死了,对不起。

 

眼皮好沉啊,就这样吧,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最后的最后我也不想和你说再见,那我们换一种方式吧。

 

谢谢你,谢谢你小松哥哥。

 

我们会再见的。

 

 

                                                                     松野空松

                                                               20xx年11月29日

 

 

看完了,

 

我重重的把纸重新折了回去,把头埋在他的皮夹克里,无声的哭泣起来,

 

对不起啊空松,这些话是你想要亲口对我说的吧,对不起啊空松,我是个没用而且软弱的家伙,我害怕你看到我这个悲伤而又无奈的长男,而久久没来见你,连你最后一面我都……

 

 

 

第二天,我一个人乘了久久的公车,到了空松所在的偏僻公墓,

 

“你一直都是我最特别的存在,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我小心翼翼的在空松的墓碑前烧掉了一张纸,那是我的回信,

 

“如果你能听到,该多好啊。”

 

松野空松,于20xx年12月1日零点整,与世长辞。


评论(1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