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JPG

【长兄松】我的最讨厌和最喜欢

下班路途,是我很讨厌的一条路。

因为这里有,我不喜欢的回忆。

我咬着棒棒糖,手里提着公文包与西服外套,像少年一样一边走着一边踢着石子。抬起头看了看令人讨厌,令人不快的夕阳所染红的天空,交错的黑色电线横穿天空,触目惊心。

我一下子把口中菠萝味,甜的发腻的糖一下子咬碎,心中像是有什么在骚动。

我伸长手臂,对着天空,举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被咬碎的小小糖块在口中一点点被融化,变成了难吃,腻人的糖浆。

远处传来小孩子轻不可闻的欢笑声,鸟飞过的鸣叫声,树木互相碰撞发出的沙沙声。

就只有我一个人,像笨蛋一样对着天空举着中指,无人在乎无人回应。

无聊。

我咽下了糖果,随手把棒棒糖的梗往前投掷。

我随着他的视线最终落在了排水沟下。

我在干嘛呢。

我自嘲一下,往前,我的家奔去。

「我回来了……」我打开大门,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你们在外奔波养活你们这群混蛋的长男回来了啦——」

「啊小松哥哥,欢迎回来。」轻松正端着一大锅热汤,走进客厅,「一回家就抱怨……你是大叔吗?」

我不高兴地撇撇嘴,

「啰嗦耶,自家大哥在外辛苦了一天抱怨几句怎么了……其他人呢?」

「一松去超市了,十四松在楼上写作业,小椴自己在床上玩呢。」

「空松呢?」

轻松头微微低了一下,

「还没……还没回来,说是快毕业了学习很忙。」

「啊,是吗。」

我吧衣服挂在了衣架上,

「那就不等了,我们吃饭吧我快饿死了。」

————————————

电视真是无聊极了。

我靠在沙发上,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躺在沙发上,眼睛盯着过于闪耀的电视屏幕,而魂也不知道飞到了哪边,

「无聊……死了。」

时钟已经滴滴答答即将走到12点。

家里静悄悄的,全家都睡下了,电视也被我设置了静音。

空松,还没回家。

我并不着急,依旧目死地盯着屏幕,

「咔哒……」细小的开门声传了过来,我稍微动了动僵掉的脖子,往门口方向看去,

是空松。

他抱着书包,踮着脚走进家门,太黑了,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当他的视线对上我的时候我明显感觉他的动作僵了好久。

一秒。

两秒。

他一下子转过身,没有丝毫犹豫地飞奔出去。

我想我的体育估计是很烂的,尤其工作之后,连走回家都会感到疲惫,力不从心。

但此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量,从脚底涌入,促使着我从沙发弹起,连鞋都没穿,连滚带爬地往屋外,往他的方向奔去。

「那两个傻逼玩意。」轻松把头从门后伸出,一脸无奈的看着同样表情的一松,

「只是逃避的话啥都解决不了,两个家伙明明都成年了却还只是小孩子嘛。」

我想自己快断气了,

虽说自己之前好像从脚底涌出了什么力量,不过一点用都没有,都快奔三了实在是追不上年轻人了啊……

我看着空松的背影,有一步没一步的跑着,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起来,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狂跳着,汗浸湿的衬衫黏答答的贴在背后……

我感觉自己要呕出来了。

这时候已经跑到了故事一开始的那条路,我上班的路。

现在那里更为寂静了,只有一盏昏暗的路灯飘忽地闪烁着,而空松,站在了那路灯下面,停了下来。

我甩甩头,用尽全力往他的方向奔去。

「空so……」

我接下来的话被他压抑的抽噎打断了,

他背朝着我,在隐忍的哭泣着,他一直是这样的孩子,无论悲伤,痛苦都只愿意一人承受,不愿被其他人看到,

即使是对他的大哥,依旧是如此。

他略为削瘦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我的心也像是被什么狠狠揪住了一样,

——————————

放学了,

我在四周嘈杂的谈话声中,一人默默的收拾着包,看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

我走出校门,看见自己已经工作的大哥正在门外抽着烟,手里拿着公文包,

他看见我,眼里的笑意涌上,

「放学了?」

「大哥你怎么在这?」

他无所谓的笑笑,

「加班的,正好路过这儿就顺路和你一起回家好了。」

我的脸可能有点点发烧,但我毫不在意。

回家路上,路过那条长长的小道,那儿寂静极了,在夏天还可以听见蝉的鸣叫声,

「我很喜欢这条路,总觉得会让人内心平静。」

我望向黑漆漆的夜空,发出了感叹。

他抽着一支烟,望向我。

毫无预兆的。

「空松,我要和你说件事。」

「嗯?」

「我,」他一下子掐灭了烟头,

「很喜欢你。」

诶?

「是开玩笑吧?」

「是真的。」

我过了好久才明白这句话的意味,明明每个字都听得懂,合在一起,却让我迷茫了好久。

「喜……欢……?」

「是想和你做爱的那种喜欢。」

是在开玩笑吧小松哥哥?你面前那家伙可不是公司里的漂亮同事,可是比你小9岁的弟弟,你家次男啊。

我的大脑被这些词语刷着屏,我不大记得我的表情,我的反应,我的言语,只记得我的脸红的要爆炸,然后我就往家里的方向飞奔而去,连晚饭都没吃就奔向床铺。

我也不知道小松哥哥后来怎么样了,不如说我根本不愿意去关心。

「喜欢……什么的……」

怎么会……?

到底为什么会是这样啊?

到底为什么会被自己的哥哥表白啊?

我的泪水不争气地往下淌。

一晚上,我辗转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顶着黑眼圈勉强爬起了床,准备悄悄离开家门时却迎面遇见了准备出门的小松哥哥。

昨晚的事又一次在我脑内重放,尴尬一下子在心头爆开,我低下头,穿上鞋子,侧身避开他,往屋外走去。

上学路途又一次路过了那条路,而我心中却只充斥着不安,紧张。

被大哥表白了该怎么办?

我,很喜欢大哥。

但我不知道这种感情到底算什么,我一天都在想这个问题,脑子几乎快要炸开。

放学之后,我望向家的方向,却迟迟不能踏出那一步,

我掏出手机,给轻松打了个电话。

「我要晚点回家。」

「空松哥哥……你和小松哥哥之间……」

我挂断了电话,感受着四周冰冷的空气,叹了口气。

十一点半。

我靠在路灯旁,望着被灯照亮的一方。

昨天这个时候,我就被表白了。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仅仅是逃避什么都解决不了,明明很清楚这一点,我到底,在干嘛呢?

到底该怎么做,谁都好,告诉我吧。

——————————

令人心烦的加班。

总算全都搞完之后已经11点多了。

我长叹一声,伸了个懒腰,离开公司。

说起来,空松要放学了。

顺路去见见他好了。

我才刚刚站在了他的校门口,就看见他一个人慢悠悠地从大门口出来了。

走在那条长长的路上,

「我很喜欢这条路,总觉得让人内心平静。」

我看着他的侧脸,一种感情从心头流露,让我嘴唇轻颤,一句一直很想说的话不经过大脑就这样吐了出来,

「空松,我和你说件事。」

「嗯?」

他收回目光,疑惑地盯着我。

我心一横,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直到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所说的话包含的意味。

次男愣了愣,

「是开玩笑吧?」

我用尽全力藏住自己的慌张,

啊啊,我喜欢这家伙的感情已经快要爆出来了吗……怎么办……

一不做二不休,

「是真的。」

次男愣了好久,他的反应,结结巴巴的言语我也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他一下子扔下我,独自一人往家里奔去。

啊啊,糟糕了。

我独自留在原地,一种像是被甩的感情从心底开始蔓延。

路灯飘忽不定的闪着,好像是在嘲笑我的罪恶。

我有点想哭。

但我已经27了,已经成熟了,怎么能因为这种事哭呢?

明明这么想着,我的泪却还是一滴滴,一滴滴掉落。

好难过啊,好难过啊,原来被自己喜欢的人讨厌是这么难过的事啊。

最终,我在清冷的路灯下,毫无社会人的尊严,嚎啕大哭起来。

回家的时候我几乎是毫不意外的看见他把自己锁在了房里。

晚饭一口都没吃。

我睡不着,躺在沙发上,辗转了一晚上。

第二天凌晨我就躺不住了,早点去公司一次也可以的吧?

我换上正装,用冷水洗了一把脸,使自己尽量精神一点。

而却迎面碰上了准备出门的空松。

他看见我,一句话都没说,径直走掉了。

我尽量隐藏住的,心脏昨晚的痛楚,又一次复发了。

——————————

擅自喜欢上小自己十岁的弟弟的自己,

只会逃避这份感情的自己而无所适从的自己,

真是,

真是,

「最差劲了。」

「最差劲了。」

————————————

「空松!」

我再也止不住泪水,紧紧从后面抱住了他,

「就当做我从未喜欢过你好不好?就当做昨晚的事情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我靠在他的后背上,眼泪丢脸的尽数撒在他制服后背,「如果是因为我而悲伤的话就忘记松野小松喜欢松野空松的事情行不行?我可以不和你在一起,我也可以永远只看着你离去的背影,但不要再哭了好不好?」

「再多一点依靠我吧。」

「即使发生了什么大哥也会永远在你身边的啊。」

「至少你的眼泪,你的悲伤也不要一个人承受了。」

我大哭起来,清冷,寂寞的夜空只回荡着我的哭声。

发生的这些事情,都在这条路上,我果然还是讨厌这条路啊,尽是我讨厌的回忆。

他转过身,泪眼里我只看见他通红的双眼和微笑。

「我不会再逃避了。」

他紧紧回抱住我,

「虽然晚了一点,不过我真的……真的也喜欢你……不对,不是很喜欢你,是很久很久以前的非你不可的最最喜欢了。」

路灯闪烁着,四周一片寂静。

这条路,说不定已经不再是我最讨厌的了吧。

END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