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JPG

【长兄松】雨

下雨了。

松野小松看着屋外的雨帘,一粒粒雨滴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世界变得模糊不清了。

耳边的雨声刷啦啦的,世界被这好久不来的春雨洗刷着。

现在是傍晚五点,离放学已经过了一个钟头。

早知道就不睡觉了,说不定那时候还没下雨。

小松挠挠头,懊恼的伸出手,一粒雨滴落在了手指上,冰凉凉的。

没办法。

小松拿起书包,勉强当做伞,往家的方向奔去。

跑到一半时,小松已经觉得自己的衣服全都被打湿了,湿漉漉的黏在身上,难过极了,冷极了,雨水从头发流向额头,然后又糊了一脸。

讨厌的雨。

即使这么想着,小松依旧没有停下奔跑的脚步。

「啊,小松君!」

熟悉的声音。

于是他停了下来,往声源那儿看了一眼,那是和自己极为相似的脸庞。

——松野空松。

是小松的英语老师。

他撑着一把大黑伞,往小松的方向跑了过来,

「没带伞吗,那我和你一起走吧。」

「不用了松野老师——我也快到了。」

小松下意识想拒绝,不过空松的手强行拉住我的手臂,小松的心一颤,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空松就把小松拉进他的雨伞下。

「我的家不是和你在一幢公寓的吗,作为老师,帮助学生是理所当然的啊——哼,是duty哦」

痛死了。

小松抽了抽眼角,想要挣脱的手臂最终还是放弃了挣扎。

随便他了。

「小松你最近英语有进步啊,继续加油,老师很欣慰啊~」

小松想笑,想像平常一样拍着他的肩笑到,

「啊哈哈哈哈哈,因为我是人间国宝嘛!」

但现在不行。

于是小松只是抬了抬眼,

「嗯。」

空松感觉很尴尬,想要帮他拿包的手也僵在半空中,迟迟才落下。

雨还在下着,他们走得很慢。

小松知道他把伞往他那移了,因为他看见空松的肩膀已经湿了一大块。

不要做出这样的事啊,这种只有师长才会做的事。

小松紧紧抿住嘴唇。

一路无言,只有雨滴的声音沙沙回响。

眼前的公寓楼已经近在咫尺了。

小松安心的叹了口气,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奔向楼梯口。

「那我先上楼去了,空……松野老师明天见!」

小松顾不上后面的,他的老师,便往自家楼层跑去。

走到家门口,他叹了口气,把手伸进口袋。

???

他又掏了裤子口袋,

???

钥匙呢?

小松他敢保证他绝对是带了的,可它现在怎么会不见了呢。

小松看着逐渐黑下来的天空和越来越大的雨,心愈加沉了下去。

小松的衣服还是黏糊糊的,他感觉他快疯了。

「小松君,怎么了,怎么不回家?」

惨了。

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一样,小松努力装出了以前常有的语调,

「嘛,好像,钥匙找不到了呢,哈哈——」

空松听到这话后稍微愣怔了几秒,目不转睛地看着小松,海蓝色的眼睛有些失措,过了好久,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他开口道,

「那,先去我家?洗把澡?不然会感冒的啊。」

小松用尽全力寻找着拒绝的理由,不过他失败了。

他只好乖乖跟在空松后面,又爬上了一层楼,正对着他家的正上方,便是空松的屋子了。

空松掏出钥匙,熟练的转开门锁,打开了门。

映入小松眼帘的是再普通不过的,单声男人的公寓——

屋子有点杂乱却还是很整洁,一两个空的啤酒罐放在桌上,墙上贴着学校的工作计划和行程表。

顺带一提客厅右面的墙上还挂着一件浴袍和一件贴着亮片的皮夹克,不过小松选择性的忽略了他们。

真是讨厌,这个家伙,这种怪异的习惯,怎么这么可爱……

靠我在想什么。

小松吓了一大跳,甩甩头,把奇怪的想法扔的一干二净。

「呜……我这里还有T恤啦,实在不行的话今天就住在我这里好了,明天衣服干了再回去,反正是周末——可以吗,小松君?」

空松把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T恤放在了小松手里,把他推进了浴室。

「把衣服脱下来,放在洗衣机上面就好。」

「碰——」门也在下一秒就被关上了。

小松站在浴室中央,三下五除二就把身上黏糊糊的,难受的校服衬衫脱了下来,热乎乎的水从皮肤上流下,舒服极了。

洗好后,小松拿起了空松给他的衬衫,他套了上去,这对一个16岁的少年来说这个T恤似乎有点太大了。

那洗的有点发白的T恤散发着皂角味,舒服的棉布味。

还有,那家伙的让人舒服的味道。

小松把头埋在宽大的T恤里,轻轻嗅了起来。

「小松君,洗好了吗?」

屋外冷不丁的一声吓到小松一个激灵,赶紧把头拿了出来。

我刚刚嗅他衣服做什么啊?

小松脸稍微红了红,为掩饰一般过于大声嚷到

「好了好了马上出来了!」

小松打开浴室门,属于春雨的微冷和水汽一下子覆盖住了他刚洗过澡有些微烫的皮肤。

空松就背对着他,手撑着窗子,似乎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小松,他正专心地看着雨景。

小松有点呆住了。

说起来,我是什么时候才注意到我和他之间的“关系”的呢。

一个奇怪的问题一下子,毫无预兆地冲进他的大脑。

明明以前的时候,我们像是兄弟一般,他陪我去打电动,和我一起吃午饭,一起悄悄说着女老师们的八卦。

别人都说我们不仅长得像,甚至相处模式都和兄弟一模一样。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总算是注意到了我和他的不同。

他是我的老师,他所做的一切,只不过

是在履行一种义务。

不是作为“老师”而是作为“松野空松”,他,到底对我,我这个不折不扣的劣等生,究竟抱有怎样的感情呢。

而我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些的呢。

小松略略垂下眼帘,陷入了不久之前的回忆。

好像是初春来着。

下了一场大雨 特别大的那种。

我不慌不忙的撑着伞往学校走去,那时候我已经迟到了两小时,不过这对我来说早已是习以为常了。

我记得我去教室前习惯性的去他的办公室打招呼,结果我撞见了好像忘带伞而全身湿漉漉的那家伙——

被打湿了的衬衫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凸显出他身材的曲线,脖子上的水珠真一滴滴往衣服深处落着,如果眼神随着那水珠往下,甚至还能隐隐约约看得到乳头。

我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好想……好想不顾他的意见将他碍眼的衬衫脱下来,然后让他只露出被我看到的痴态,舔舐他的乳头,听着他压抑的呜咽声——

我感觉有一团火在小腹那儿熊熊燃烧。

「小松君?」

「啊,啊,诶?!」

空松略显疑惑的声音总算使我恢复了神智,

「干什么呢?」

我脸红的要爆炸,一句话未答我就自顾自跑掉,跑到了谁都不在的厕所隔间。

当我释放出来的那一瞬间,随着快感而来的一个想法无比清晰在脑内放大,

我对松野空松,我的英语老师,有着不洁的幻想。

躁动的不仅是雨,更是少年的心——

真是让人讨厌的雨。

多亏了你啊,让我看向他的眼神再也不可能回到原来那样了,我再也不可能把他单纯当做“朋友”了。

他可是老师,我是学生。

我下意识的,像是雨一样,萧瑟的远离了他。

而此刻,小松抬起头,看到的是他的英语老师白皙的脖颈,一滴滴潮湿从脖子边滑落,最终流进衣服内,不见踪影。

他的身影和小松当时看到的身影极相似的吻合。

当时内心无可发泄的情愫,欲望,又一次快冲破了年纪尚轻的小松的头脑。

于是理智崩线。

他抬起了手。

害怕他反抗而紧紧抑制住他的手,抬到了他的头顶。

害怕他说出拒绝的言语于是用嘴封住他的唇。

正当他把手不安分的伸进他的衣服了时,突然脸颊一阵火热的疼痛。

小松抬起了头,时间突然变得很慢,也许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可他觉得已经过了十年。

空松眼里有泪花,满脸不可置信,还有恐惧,害怕,失望。

小松到了这种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耳边只回荡着雨声与他自己的心跳声。

突然觉得轻松了,被讨厌了——理所当然。

无所谓了,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对不起啦,老师。」

小松更加用力的攥住他的手臂,靠近了自己老师,无视他惊恐的抽噎,一字一句地吐出,

「在雨停止前,我是不会停的哦?」

雨更大了。

啊啊,雨啊,究竟何时能停呢,随着这份莫名的感情,一起赶紧停止该多好啊。

啊啊。

end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