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JPG

【一卡拉】关于学园祭

迟到了——迟大到了——抱歉——42好!

当听说要和一松一起参观学园祭的时候,我是拒绝的。

看着那人渣长男带着他那招牌的笑容对我们挥挥手之后扔下一句话就跑了路,

「玩的开心哦——ww」

……

怎么可能开心啊?!后面一松的眼神都快要戳穿我的背部了啊混蛋?

「切。」

他发出了不爽的啧声,我的背部也随着吓得一颤,

我颤颤巍巍地转过头,一松戴上了口罩,眼神一如既往的不耐烦,

「没办法了,今天只好和你过了……反正也没地方去。」

「一松实在不行我去找椴……」

「闭嘴臭松。」

「……」

好可怕!明明是自己的弟弟,怎么会这么可怕?!

没有理会我的紧张,他自顾自地往教室外走去,我也赶紧抓紧步伐跟上了他。

……………………

所以说,到底是想玩什么啊?

一松他手插口袋,用着极快(以前从未见过的)的步伐往前走去,我甚至小跑才跟得上他。

而他已经路过了一个个班级,却都只是略略扫一眼,便走了过去。

我感觉自己有点累了,昨天晚上睡得有点晚,本来就有点睡眠不足。

「一、一松?」我鼓足勇气,小声地请求到,「能不能……慢一点,我、我有点……跟不……」

「啧——」

「唔噫——对、对不——」

没有理会我慌乱的道歉,他强势地拉住我的胳膊,往前走去,

「……可以了吧?」

「嗯、嗯……」

没想到那个一松居然会体谅我,我的心里没由来地一阵感动,可前面人的一句话就把我心中的那一点温暖浇灭了,

「毕竟,想快一点看到你痛苦,害怕的表情呐。」
……?

「一松?!一松?!brother?什、什么、等等?」

我开始恐慌,我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不过我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手攥的越来越紧,

「不会让你跑掉的。」

他转过头,那一瞬间我似乎看见了恶魔的微笑。

我有点想哭。

…………

距离我看到高二四班的鬼屋还剩三秒。

距离我向一松求饶还剩两秒。

距离一松不顾我的想法硬把我拽进去还剩一秒。

而现在——我就站在黑漆漆的一团黑暗中,只有远方一个小小的光亮微微的闪烁着。

一松呢?

我四下张望了好久,都没看到一松的身影,我这才想起来,把我扔进鬼屋里以后,一松那家伙就不见踪影了。

看来不自己走出去是没办法了。

「区区、黑、黑暗、寂寞、阴、阴冷……」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努力让自己的双腿不再颤抖着,一边往光亮处靠去,我发誓自己绝不会叫出声的,无论看到什么——那是我最后的尊严。

一只带着鲜血,脑浆四溢的僵尸头一瞬间出现在我眼前,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靠。

这是要怎样,区区一个学园祭吓人用的东西会不会太逼真了一点?

我一边这么想,一边毫无骨气地往不知道通向哪里的路跑着。

说起来,一瞬间我好像看到,那僵尸头的一块红布似乎夹杂了一小小块蓝布,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一松做什么东西的时候,好像也缺了一块红布,我还专门借了他一块蓝布来着。

…………为什么我会想到这个?

我抛开这些无聊的杂念,风一般的往出口方向奔去,中间还夹杂了好多其他的鬼怪,幽灵一类的,不过和一开始的僵尸头对比,简直相形见拙。

等我终于见到光亮的时候,迎面遇上的就是一松不怀好意的笑容,他一口有点点尖的牙齿都露了出来,

「啊呀,臭松你居然没有被吓死。」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了,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好歹我也算他的哥哥啊。

看见我没回话了,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说点什么啊。」

「啊……啊……真是、有趣,嗯,fantastic的鬼屋呢,哈哈……」

「……。」

他看了我一眼,转过头去,也沉默了。

僵局。

「乐曲社有免费live,欢迎大家前去多多支持我们社团——多谢——」

清脆的女孩子声音传来,活泼的学妹把印得五彩缤纷的传单递到我的手里。

「啊!一松,这个,这个貌似不错呢、要、要去看……」

我一出口才感觉到不妙。

一松喜欢安静的地方,我明明是知道的。

「啊,那个,不勉强自己也……」

「好啊。」

欸。

看着我愕然的表情,他又重复了一遍,

「好啊。」

于是我无话可说,只好和他一起按照传单上写着的礼堂走去。

(以下参照的是樱trick某一集的梗)

等我们到的时候,live已经开场有一会儿了,人群熙熙攘攘的,已经没有了座位,正当我想放弃的时候,一松却用手指了指上方,

「那里,可以。」

无人的二楼处,那里是舞台的背后,堆满了灯光,机械一类。

于是我(被强拉)地走向那儿。

我和他靠在栏杆上,live很棒,女孩子充满热情且活力,演奏的貌似是重金属一类,却不会让人觉得太喧闹。

我眼睛盯着舞台,脑内的思绪却不知道飞到了哪。

「一松,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明明我也算你的哥哥来着。」

歌唱声陡然增大,毫不留情地盖住了我轻轻的喃喃自语。

「理由啊……」

我感觉自己的脖颈一阵疼,然后猝不及防地,感受到了嘴唇上传来的热度。

我吓了一大跳。

「一……一……?唔……!」

他的嘴唇并没有离开,反而愈加加重这个吻,唇与唇的接合处已经变得黏稠,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突然放开了我,一片黑暗中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懂了吗?」

我还没能确切的理解这句话的意味时,他又一次拉住我的领子,靠近了我,张开了嘴,露出了有点尖的牙齿,

「等等……等等……!!」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我脑内最后一点残存的意识迫使我抬起手,用力捂住他的嘴,满脸通红,脸上的热度似乎要融化。

「要被看到的啊,就这里,别人一抬头,绝对能看到的啊……?!」

「啧。」

他眼神里又一次出现了可怕的黑暗气息,拉下我的手,用右手狠狠的拉了一下旁边的黑色帘子,左手扣住我的后脑勺,又一次吻了我

耳边传来的是热情的重金属,这里传来的又是有点色情与工口的水声,我感觉我不太好。

他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侵占了我的口腔,有些尖利的牙齿粗暴地摩擦着我的舌尖,直到我感受到一丝血腥味,我抬起舌头最后挣扎地想把他抵出去,却是失败告终。

我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他放开了我,我想是快溺死了一般大口喘着粗气,唾液从嘴角边流下。

「讨厌吗。」

我抬起头,他的确是,确确实实是对着我说,

「你讨厌这样吗,被自己的弟弟亲,你讨厌吗?」

我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突然发起了烧,

「哼,自己弟弟充满爱意的kiss我怎么会……」

「啊啊,臭松,你再用这样的表情和我说这样的鬼话,我真想在这里就和你来一发。」

「怪我吗……喂——别、别脱我衣服——喂——」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