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JPG

【一カラ】失眠

我失眠了

 

 

因为臭松不见了。

 

 

我凌晨突然惊醒,发现了这个事实,身旁应该有的位置空空落落的,我的大脑当机了好久,然后我确定这家伙的确昨晚和大家一起睡下了才对。

 

我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是他已经起床了,不过这很奇怪,因为臭松是不会在大家没有起来之前就起来的,“六胞胎做什么都在一起”这已经是我们不约而同明白的事情了。

 

“堕落也要在一起,腐败也要在一起。”

 

但我并没有多吃惊,多害怕,“因为是臭松”这样被我形容的那家伙,我的哥哥,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他终会回到我们身边,穿着皮夹克戴着墨镜然后说一些鬼都听不懂的鬼话。

 

……….真的是这样吗?

 

我没有理会内心的疑惑,又一次闭上了双眼,身边没有了熟悉人的身影,温度,味道,倒变得不习惯起来,我居然失眠了,在这个凌晨四点的时候。

 

耳边传来白痴兄弟们安稳的呼吸声,现在把他们叫起来却只是为了说什么“臭松不见了”一定会被打的吧。

 

我居然会为了臭松而失眠,我也居然不习惯了他的不在,我感到耻辱,因为他可是那个空松啊,被我们无视,欺负的次男啊?

 

无论怎么无视他第二天还是会傻傻的对我们笑,无论怎么欺负他第二天还是会表露出他对我们的爱,愚蠢的爱。

 

————啊啊,睡不着啊。

 

我有些烦躁地翻了个身,看着天空逐渐亮起我愈加不爽,拽了拽被子。

 

快睡着啊快睡着啊快睡着啊——

 

没有了臭松我就睡不着?笑死人了?

 

他又怎么可能改变我?他居然能影响我的生活?

 

我绝对能睡着,能,能,能

 

这句话在一小时之后终于被事实所否定了。

 

靠北啊他到底去哪了?!

 

 

 

我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已经快一小时了,而身体的疲倦又阻止了我再起床,我像个尸体(咸鱼)一样摊在床上,陷入了睡梦与醒着的奇怪境界。

 

“啪啪啪——”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了轻不可闻的脚步声,是拖鞋,而且那小小的声音也越来越靠近,我下意识的慌乱闭上眼。

 

“.…再睡一会吧。”我闭上眼睛,听见了熟悉的低沉嗓音就在我头顶上响起,同时我还闻到了一股香气,他去吃宵夜了?

 

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我的身旁感到了久违的暖意,他钻进了被子里,填满了我身边的空隙,而同时,我内心的空虚,也好像被什么东西暖暖地填上了。

 

很快听到身边那家伙细微的鼾声,感到安心的同时睡意也向我袭来,我闭上眼,嗅着他的味道,真丢脸啊,我这样想到。

 

然后我轻轻侧过脸,伸出了手臂,轻轻地触碰着他刚从被窝外回来而有些冰凉的手指。

 

 

 

 

 

“…一松”’

 

那是你的梦话吗?

 

 

END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