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JPG

【無趣的自我滿足】宇航員與大總統的绝 望 病

閑來無事看了看二代三章

為啥只有這兩個人的?

朋友,看看ID↖

非常不講道理的私心。

就這樣↓
(有非常恐怖的劇透沒補完千萬別看)

先寫大總統 百田君明天再說……超困。

「唔噗噗噗……以前的老梗被翻出來在第53作再炒一遍,這樣偷懶的做法真是垃圾廠商經常幹的事情呢,超絕望的啊這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嘛,這也挺符合彈丸論破這個亂(瞎)七(几)八(把)糟(搞)的樣子的啦——」

「唔噗……唔噗噗噗噗噗噗噗…………」

兩個名字被絕望的腳本家用紅筆大大地畫了個圈。

王馬小吉感覺哪裡不太對。

那一天他沒法說謊了,這件事還是在他當著又拿著矿泉水找他日常搭話的最原時候意識到的,

「想和最原醬做朋——」
「誒。」

看著對面最原彷彿聽見世紀末到來的話語而發青的臉色,王馬覺得自己現在可能比他的表情還豐富。

不不不,口誤口誤。

哎呀最原醬什麼都沒聽到吧,朋友什麽的沒聽到吧,我不缺朋友的噢。

「朋友什麽的,一個都沒……」
「誒。」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

王馬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機。

自己理所當然幹了十幾年的事情,現在完全不奏效了,明明在心裡編的完美無缺的答案,可現在無論多想撒謊,多想騙人,最終吐出嘴的一定是心裡話。

這可太恐怖了,比最原醬每天每天每天每天送他一堆矿泉水,比美兔用胸部把他按在地上(妄想),比春川如同捏小雞一樣使自己的雙腳脫離地面,比和昆太強制看蟲子紀錄片還要恐怖個十万倍。

陰謀嗎?被下藥了嗎?是謀殺嗎?!

這樣想著的王馬在0.1秒的时间裏在心中演了一場史詩災難性大片,最後決定總之先撤退。

「原來礦泉水喝太多也會想吐的嗎。」

最原看著捂着嘴面如土色眼裡冒螺旋的小吉這樣想到。

「還差一點就能拿到技能了來著……」

卯足勁跑回自己房間的王馬看上去有種莫名的滑稽,總之現在的王馬太危險了,自己的弱點,感情,想法完全處於裸露狀態,雖然不知道現在是什麽情況,總之先不要见人比較好。

用盡全力跑回房間裏的王馬用力关上了门,突然的安心感席捲了他,一直保護自己的那層“謊言”的殼破掉了。

原來自己靠著謊言在保護自己的嗎,王馬突然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失落,但安心的感覺還是使他放鬆一些,可突然疲倦無力感席捲了他,世界在眼前模糊,他突然覺得渾身有點發熱,喉嚨也開始疼起來,

「真的假的……發燒了。」無力地吐出最後一句話,下一秒世界在眼前模糊,他的意識也墮入了黑暗。

——————

這個世界不大對勁了,我也不太對勁了,

真的好絕望的狀態啊,

這樣的我,某種意義上是患上了所謂的“絕望病”一般。

——————————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