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JPG

【一カラ】在这个几乎要完结的世界里(中)

松野空松有个秘密,他从未与别人说过,包括他的兄弟,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决定闭口不谈——

 

他和他的弟弟松野一松,正在交往,嗯,秘密交往。

 

就在松野小松,他的哥哥宣布了以上这些话的时候,他不禁对未来有了些恐惧,同时他也意识到这是个非常危险的情况——被困在家里,这份压抑,绝望,让人窒息的想自杀。

 

他的双手不由的有些颤抖,可一松的手却悄悄覆在了它们上面,一松的手很冷,并没有给空松带来什么温暖,但他还是觉得——“有一松在真好啊。”他如是想。

 

。。。。

 

每一天都过得很是艰难,丧尸几乎每天平均三次都要来砸屋子的门,他们的力气很大,那份一定要使四周的全部都要变得和他们一样的执念深深传入六胞胎的内心,每天都很害怕,睡觉也不可能睡得好,恐惧,压力搞得全家人心惶惶——尤其是那份孤独,即使全家在一起,也已经很少说话了,无聊,孤寂,害怕,恐惧——这样的情感揉在一起,形成了可悲荒诞的一大团,围绕在松野家的房梁上。

 

食物也一点点的减少,即使是全家人的依靠,松野小松,都开始动摇起来。

 

 

“得造一个庇护用的,挡住丧尸用的防护线——而且,食物也快不够了,还有水,武器….”小松一边说着,眼神飘忽,他的喉头使劲咽了一口水,“谁愿意,去趟超市?”

 

 

没人回应。

 

——现在出门,不就等于送死?

 

即使再怎么伟大,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吧。

松野一松撇过脸去,看着猛烈的阳光照耀着柏油路,照耀着那些“活死人”的身上。

 

“那,我去好了。”

 

松野一松惊讶的转过头去,却看到自己的恋人正平和地看着同样震惊着的小松,

 

“你疯了吗?”他从喉咙里挤出这一句话。

 

“再怎么说我也是次男,而且,小松,长男可要在家里保护弟弟们,如果你也不在了,大家该怎么办啊?”

 

臭松你是傻瓜吗,那你不在了你不想想我怎么办?

 

“不….”一松下意识就想阻止,可开了口话语却又梗塞在嘴边,

 

一松连阻止他的理由都没有——他也只不过是他一个相性极差的弟弟而已,至少在别人的眼里是这样的。

 

“我和你一起去。”

 

尽力无视自己的恋人的惊讶的表情,他继续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一个人去太危险了,你死了我也很困扰的啊,臭松。”

 

。。。。。。。。

 

“那就,注意安全啊——”轻松像是送走临行的儿子那样一再嘱托,“感到危险的话就快回来,千万不要被咬到了——”

 

“你在瞎担心什么啊过高喜撸,”小松撑了个懒腰,“空松可是我最放心的弟弟呐,而且一松也在——更何况他们身上已经抹上了死人的血液了,怪物闻到这种味道是不会感兴趣的啦。”

 

 

真要感谢小松哥哥了,虽然平时这么吊儿郎当,可就在这几天已经摸清了一点这种怪物的特性。

 

空松这样想到。

 

“那么,我们出发了。”

 

 

 

 

阳光太猛烈了吧。

 

这是一松出了门以后心里唯一的想法,路上到处都是血,那些怪物也一群群的路过他们,那状况真是要多惊悚有多惊悚,烈日照在已经干了的暗红色血迹上,是那么触目惊心。

 

“真是绝望,要完结的世界啊。”

 

一松不由的喃喃自语。

 

“不过,我觉得倒也没那么绝望。”走在前头的空松突然发了声,属于死人的血一滴滴从他的脖子上流下,滴在马路上,形成化不开的一滩,一松看不见空松的表情“因为还有一松的温柔陪着我,所以我不觉得有多绝望。”

 

“什…什么温柔啊?!我…我揍你哦?!”一松突然脸红起来,踢了踢被血染红的小石子,“你突然见肉麻什么啊?恶心死了。”

 

“一松是担心我吧,”空松轻轻碰了碰他的手指,“害怕我一个人出事才和我一起吧。”

 

“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的啊?!我只是想买、、、买买买、、、买、啊对,就那个!猫罐头来着对对对就那个!!”

 

蹩脚的谎言。

 

“谢谢你一松,一直都陪着我。”

 

“.……啧…”

 

“一松,我……..”

 

他突然噤了声,不再说话,转过头去闭上了嘴。

 

说不出来…吗…..

 

一松头低了下去,也不再说话了。

 

超市已经近在眼前了。

 

 

进入了超市,

 

 

一片狼藉。

 

 

似乎只能如此形容了。

 

血流成河,到处都有着奔跑,反抗留下的种种痕迹,原本喧闹的超市现在只有死一样的寂静,几只怪物正东倒西歪的走在货台之间,看来是还留有身为人的记忆。

 

空松和一松小心避开他们,拿出一个推车,小心的拿着家里所需的东西,

 

 

 

锤子,胶带,刀具,螺丝刀,食物,……….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日常用物,但当路过水果区的时候一松却在梨面前停留了一会,空松没有注意,而一松也犹豫了一会,还是拿起两个揣进怀里——上面沾满了鲜血,可它本身却是那么新鲜。

 

“那么,走吧。”空松仔细清点了一下,露出了笑脸,可能是因为太热了,他把东西装进袋子的时候顺便把皮夹克脱了下来,而这个无意识的行为——

 

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一松下一秒就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而下一秒,他也用上全部的力气,用力往空松那边扑过去,

 

“笨蛋?!你就这么想死?!”

 

——死人的血液是抹在了皮夹克上,而脱下皮夹克而暴露了活人的味道的空松,在这群怪物眼里,和一块掉进狼窝的肉没什么区别。

 

空松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松狠狠推到了一边,而他原来站的地方,一只怪物已经扑了过去,不敢想象如果一松反应晚了那么一秒,空松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一松光是想象一下空松变成和那些怪物一样的东西,就后怕的想吐。

 

“快走啊笨蛋!”那个皮夹克已经不知道被刚刚的一推掉到了哪里,一松爆发了最后的力气,一手拉起装着东西的袋子,另一只手拉起了已经反应过来的空松,往大门口走去。

 

可惜的是,那儿已经被嗅觉灵敏的怪物占领了——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一松不由绝望想到。

 

“往这儿走!”空松突然反应过来,往反方向跑去——消防紧急逃生通道,那儿有楼梯,在这个已经被包围的超市,那儿是唯一的通路。

 

“往下!”空松转了个弯,往下飞奔而去,可能是仓库一类的地方吧,他随便找了个看起来很结实的大铁门,用力关上门,并锁上。

 

————“哐————!!!!!!!”

 

就在锁上门的一瞬间,他也听到了门外怪物撞上门的响声——

 

“看来…他们…哈…暂时…不、不…..不会进来了…..”

 

空松抹着头上的汗,小小的安了下心。

 

“喂…臭松…你看啊…..”

 

闻声空松便转过头去,他的眼里顿时被恐惧所侵占——

 

 

尸体。

 

尸体——到处是尸体,血流满地——形象十分可悲,断肢,断头,心脏被挖出来的尸体….仓库里也被翻得乱七八糟

 

“想必,这些人为了抢夺食物一类,互相残杀了呢。”

 

一松轻轻地说道。

 

 

 

空松什么话也没法回答了。

 

 

“总之,现在这里过一夜好了….现在大概已经晚上了,那些怪物的力量会增大…为了保险,我们还是明天再…一松…那个…”

 

空松低下了头,从刚才起一松就一直不说话,只是盯着地板看,空松实在不懂那些血有什么好看的,

 

“对不起,一松,我连累了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是因为你才生气的,”

 

说起来也很奇怪,从刚刚开始,一松就非常不舒服,四周全是尸体,那种刺鼻的气味,绝望的感觉,都在压迫着一松的神经,他甚至恍惚回到了这个该死的事件发生后的一两天,为了不引起怪物的注意,他在黑暗的房间度过的暗无天日的夜晚——

 

害怕,恐惧,紧张,还有无边无际的绝望————

他需要发泄,需要找什么东西狠狠发泄一下他内心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说啊……….”

 

他低着头,闷闷的说道,声音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

 

“我们来做吧,就现在,就在这里。”

 

统计:

 

食物X一大包

 

武器X4

 

尸体X7

 

血液X无法统计

 

恋人X2

 

兄弟X2

 

欲望X无限

 

绝望X???

 

TBC


评论(8)

热度(30)